首页  »  都市激情  »  解剖美少女徐萍
解剖美少女徐萍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徐萍何许人也?女性,1985年出生,现年21岁,为中国西北部某一高校学生。

此女身高158com,体重45Kg,清秀的脸庞,一双大眼睛明亮而又透着少女的纯真,由于视力不是很好平时就戴着一副眼镜。

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却有着一颗火热的心,在大学期间她就写下了死后遗体捐献志愿书。

这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可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2006年9月14日,对于年轻而美丽的徐萍来说是世界上最悲哀最黑暗的一天。

这天天气很暖和,她在同寝室女同学的邀请下一起到校外约一公里的河边散步,两人心情很好,一路上互相谈论着知识的疑点,也少不了偶尔的玩笑。

当走到一段小沙滩的时候,徐萍不小心踩上了细沙滑进了水坑,由于她不会游泳,第一次掉落水里的她心理很慌乱,双手乱抓乱舞,希望尽快能抓到救命草,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与岸边拉远距离,而跟她一起的那个女同学也不会游泳,想伸手去拉却够不着,往岸边找东西却只有沙石,这时候岸上的同学也十分紧张,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这样糊涂的浪费了近2分钟,可怜的小徐就在水中不呼吸只喝水,渐渐快支撑不住了,这时候那岸上的同学才想到呼叫救人,她大声叫喊叫起来。

喊了十来声没有任何反应,她急忙拿出手机找同学求救……等同学赶到并救起时已经是徐萍在水中十四分钟了。

大家急忙把徐萍放在地上头朝下,由学校的医生进行排水和做人工呼吸,可是除了压出了很多水之外没有任何动静,小徐萍已经停止了呼吸。

小徐萍的尸体几分钟后给带回到了学校,学校一下全沸腾起来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徐萍一年前已经写了志愿捐献遗体书,医学院(同一所大学的医学部)的解剖教验室马上想到对徐萍进行及时解剖。

电话打到校长那,希望能将徐萍的各个器官组织在最佳状态下做成标本留在学校,校方在医学部的请求下也考虑到学校人体标本的紧缺问题就同意立即对徐萍进行解剖。

就这样徐萍的尸体没有做告别仪式就盖上了白布被带到了医学部解剖室。

解剖室参加解剖的有一名老教授和两名助教。

因为学校解剖年轻的新鲜的少女尸体还是首次,于是一名助教就建议将该次解剖做完整的录象记录,教授想想也就答应了。

助教A去拿来了摄象机,助教B就和老教授一起将徐萍的衣服一件件的剥离,直到最后一丝不挂。

剥完了姑娘的衣服后助教B和老教授将姑娘尸体抬到了解剖台上。

大家认真地打量着这美丽的少女胴体,那微微发白的嘴唇、小巧的鼻子、轻轻闭着的眼睛,还是湿润的头发,雪白的肌肤,胸前一对椒乳正好盈盈一握,两颗小乳头红白相间,周围细腻的乳晕微带黑色,小腹扁平而柔滑,下面少女的隐私之地却拳头状地突出,稀疏的阴毛不能完全遮盖丰满的阴阜和肥厚紧闭合的阴唇。

摄象机贪婪的拍摄着。

这时候老教授将徐萍的手臂、颈部和胸部都仔细的揉捏着,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助教B却将姑娘的两腿分开,用手指分开姑娘的隐私,不知道是在观察还是欣赏,反正是极其地仔细,只听到他说:“教授你看,她还是个处女呢!处女膜很完整的……”助教A和老教授都急忙把眼神射进姑娘的秘密,三人感到无比惊讶,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女大学生中找处女比大海里面捞针还难。

“来,拍清楚。

”老教授对助教A说,同时叫助教B把姑娘的大腿分得更张,阴唇也分得更开,将姑娘那粉红色的生殖前庭的每个物件暴露得一无所剩……“这么完美的少女性器官真是难得,应该要好好制作和保存”老教授感叹着说,“是的,教授说得好,我想要是在解剖前将这些阴毛去掉也许会更加完美”助教B说,“恩,你的想法不错”老教授表示赞成。

为了使得标本最佳状态时候给保存,教授建议马上开始对姑娘尸体进行处理。

助教B用镊子去拔姑娘的阴毛,拔了十来根后发现速度慢了,就换了解剖刀将剩余不多的阴毛剔除了,没了阴毛的姑娘阴部象婴孩的皮肤一样白嫩细滑。

然后助教B用油墨笔(笔尖十分纤细)首先在姑娘的胸腹正中间划了一条线到阴阜的上缘,接着在姑娘的乳房边界画圈,再在姑娘的外阴部周围仔细的画分割线,划好解剖线后解剖正式开始了,由老教授亲自执刀,助教B协助,助教A负责拍摄。

刀从姑娘的咽喉下面刺入,沿着胸腹线往下笔直的缓慢的割,细嫩的皮肤和脂肪象是在切豆腐一样缘着刀口向两边分开,血很快从切口流了出来,有经验的助教B马上用棉花将血及时吸掉,教授的水平真是高,一刀就划到底,腹部分开后只剩下腹膜没有割破。

姑娘肚子里面的肠子仍然在蠕动着。

接着教授用左手手指轻轻地提起姑娘的乳头,右手的解剖刀沿着乳房周围的画线割入,很快一只可爱的小乳房就放进了预先准备好的标本缸里,可是割掉了乳房的部位鲜血直冒,助教B用棉花去止血似乎没有效果!教授也感到十分疑惑,一般来说尸体不应该流这么多的血而且是这样的鲜红!“也许是新鲜尸体的原因吧?”老教授自言自语的说道。

助教B也很聪明,马上用止血钳夹住出血点的血管。

教授很麻利地又将另一个乳房割了下来。

下一步做什么?三个人互相望了下,按照常规解剖程序应该是打开胸腔,再逐一取下胸腹部的器官,但是今天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把这还是处女的姑娘的生殖器完整的保存是第一件大事。

于是三人会心的一笑,助教B主动去固定姑娘的两条大腿,并且呈最大限度的分开。

教授就在姑娘的腹部轻轻的划了第二刀将姑娘的腹膜割开,然后将姑娘的肠子翻了出来放在胸腹之间的位置,这时候姑娘的身子似乎动了,但是三人都没注意,认为是翻动的原因,然后教授很快就找到了姑娘的子宫,并熟练地将几个韧带和连接割断,同时也将几个血管用钳子夹了。

里面处理了,教授就站到姑娘的两腿之间,用解剖刀十分仔细地沿着解剖线将姑娘的外阴部和其他组织进行分割,血却不停地在渗出,大约用了四分钟,教授终于成功地将一个呈桃心型的少女外阴分离开来,接着他将这整个外阴连着阴道和子宫给拉了出来放在一个洁白的手术盘里。

血从姑娘的下体窟窿汹涌的冒出来。

看着血冒得这样凶猛,教授似乎感觉到做错了什么。

他马上用钳子将姑娘的左胸肋骨剪断了四根,翻开断了的肋骨观察姑娘的心脏,他似乎发呆了,眼睛也直了,头在冒汗水,这时候两个助教也似乎感到什么不对了,也走近去观察姑娘的心脏,惊恐地发现姑娘的心脏还在轻微的跳动……两个助教也跟着教授紧张起来,都吓得冒出了汗水……“天啊!我们解剖了一个还没死的姑娘啊……”教授心痛地轻呼着。

“教授,不要说,不能说了!”助教A急忙阻止教授。

“是啊,事情已经到了这,也只有继续下去,不能说出去了”助教B也马上应和着劝教授。

“唉~~”教授感到十分沉重。

然后他们再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什么,只是按照常规的解剖次序把姑娘的每一个器官摘了下来放进了标本缸。

剩余没有切割的肌体就放进了福尔马林浸泡池。

姑娘那些器官也就在以后的教学课中给一一展示着。

后来教授和两个助教每天都一起喝酒,以解心理的压抑,有一天一个助教不小心在酒后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就成为了网上的一则新闻,可没几天着则新闻和所有相关主题都给封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