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少妇  »  多情的人妻
多情的人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孟氏集团,是国内的一家顶级大企业,旗下拥有数十家子公司,其中上市公司就将近二十多家,而且这还不包括在国外的子公司,由此可见这个家族式的企业所拥有的财力是多麽的雄厚。

青城国际,就是孟氏集团旗下的一家上市企业,主要负责的是电子商务信息这块行业的业务,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青城国际所掌握的电子信息技术都是世界的领先水平。

青城国际位于一座大城市裏最大的商务园内,在这个寸金寸土的豪华商务园内,能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那都是财力和荣耀的象征,更别说拥有一整栋写字楼的青城国际,有许多白领都为了自己能够走进青城国际的这栋写字楼工作而努力奋斗着。

在青城国际所属的这栋写字楼的第十五层,是这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所在的楼层,此时在人力资源部的会议室裏,穿着一身职业套装职业的莫倩妮,正站在多媒体前给坐在会议室裏的十来位人力资源部的重要管理人员不停的讲解着。

「如今电子信息的快速发展,导致许多公司都跟不上节奏而被淘汰,而导致这些公司淘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人才的缺失……」

这位名叫莫倩妮的职业丽人,站在多媒体前不断的有流利的话语从她那唇红齿白的小嘴中说出,没有一个人敢插嘴打断,因为她是在场人中职位最高的一人,她是青城国际人力资源部的副部长,别看她长得年轻,其实已经35岁,在她20岁的时候从学校出来,就从事人力资源行业,有着十五年的工作经验,到了现在已经是个资深的HR,再加上她出众的工作能力,和领导组织能力,深得公司老总的肯定与信任,所以她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当上了上市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副部长。

已经35岁的莫倩妮不仅在工作上有所成就,而且还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在她二十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在一所重点中学任职的老公,并且已经有了一个正在上初一的儿子。

35岁,正是风华绝代的年纪,莫倩妮也并没有工作和家庭两头倒而发生明显的变化,35岁的莫倩妮,在她的脸上还是和小姑娘的时候一模一样,皮肤不仅白皙而还非常的嫩滑,嫩得好像随时都能掐出水来,看不到一丝皱纹的痕迹,在她的脸上有的衹是经过岁月沈澱之后,所展现出来的沈稳于干练,非常符合她这位已经是人妻人母的职业妇人。

「所以我们要加大力度为公司寻找最精英的人才,为公司……」

平稳的工作和美好的家庭让莫倩妮容光满面,站在众人面前的她是那麽的自信,出口便是成章,一句一句涛涛不绝。

「莫部长,您等一下!」

半个小时后会议结束,莫倩妮最后一个走出会议室,马上就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职员给叫住。

这名年轻的男子职员名叫林鑫,二十二岁,上个月刚过了实习期,本来他来应聘的职位是莫倩妮的助理一职,可是在面试的时候莫倩妮却看中了他的其它才能,最后以其它的职位将林鑫招进了公司。

「莫部长妳看一下,上次您让我找的,我已经找到了一些,您看一下有没有什麽问题?」

「好的。」

莫倩妮笑着将林鑫递来的文件接过,打开后认真的看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林鑫忐忑的等待着莫倩妮的答复,对于眼前的这位上司,从他面试的时候见到的第一面起,他就对这位成熟的御姐上司充满了好感与尊敬,他面对自己的工作都会尽量的做到完美,他不想让这位信任他的上司失望。

而林鑫不安的等待中,莫倩妮撩了一下额前垂落的长发,合上文件笑着说道:「很好,我就是要这样的,妳继续再找一些这样的资料来。」

「好的,莫部长。」

林鑫将文件接了过来答应道,同时心裏也送了口气。

「做的不错,有什麽不懂的,妳也可以的来找我。」

最后莫倩妮欣慰的拍了拍林鑫的肩膀,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刚才她不觉间撩发的无限风情,却永远的刻在了她这位后辈下属的脑海深处。

莫倩妮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她的助理就敲门走了进来。

「莫部长,您开会的时候孟总打电话来,让您会议结束的后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董事长有说什麽事麽?」

「没有!」

助理摇了摇头说道:「孟总就是让您会议结束后去他那,也没跟我说其它的。」

「好的,我知道了,妳先出去吧。」

五分钟后,莫倩妮来到了写字楼最顶层的办公室,敲响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进!」

「孟总您找我?」

「哦,是小莫啊!」

坐在豪华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还一脸的油光,长得肥头大耳的秃顶男子,名字叫孟冲,是这家子公司的老总,看到莫倩妮进来他连忙将抽了一半的雪茄拧在烟灰缸裏,露出两排焦黄的香烟牙,热情的笑道。

「快进来,快进来,坐!」

依言,莫倩妮关好门来到豪华的真皮沙发前,捋直裙摆坐下了去,才问道。

「孟总,妳找我来是有什麽事麽?」

肥胖男子的孟冲也来到莫倩妮不远处的单人沙发出坐下,又点燃了一根雪茄才缓缓说道。

「也没什麽大事,我找妳来,就是想问问妳为公司找到了多少人才?」

莫倩妮坐直了身子回答道:「请孟总放心,我已经有了不少人选,正準备通过猎头公司进行接触。」

孟冲吸了口雪茄,哈哈说道:「我就知道小莫妳的办事能力,这麽快就已经有了进展。」

「哪裏,孟总您过誉了。」

「没有没有,我说的一点也不过,南煌的孟总也可是对妳赞赏有加啊,没认识妳前,我可是经常听她说起妳!这次南煌子公司和我们公司都正好在挑选人才,南煌的孟总可是跟我点名道姓的要妳来操办这件事,如果不是妳能力不足,南煌的孟总怎麽会推荐妳呢?」

孟冲夸张的摇了摇手,装作正经的样子说道。

「当初我刚进公司没几年什麽都不懂,多亏了南煌孟总的照顾,才能有今天的我,现在有了能力就应该为公司出分力,不付妳和南煌孟总对我嘱托。」

孟冲吐着烟气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南煌孟总如此信任妳,现在我也看到了妳的能力,我也相信妳能把接下来的事办好。」

房间裏浓重烟味熏得莫倩妮很是难受,但她还是装着什麽事没有的样子含笑回应道:「谢谢孟总您的信任,我一定会为公司挑选出最好的人才。」

「好好好!」

孟总吸着烟,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他就用他那对老鼠般贼熘的小眼睛一直盯着莫倩妮,也没有继续说话。

两人一时无言,莫倩妮被孟冲盯着有些不自在,感觉很尴尬,起身想走。

「那,孟总没什麽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时孟冲也终于回过神来,连忙跟着站了起来,有些激动的说道:「唉!小莫妳先别着急着走嘛,我都还有话没有说完呢!来,妳先坐,妳先坐下再说。」

没办法莫倩妮衹好再次坐了下来,等待着孟冲的后续谈话,不过孟冲却没有马上开始说,而是将雪茄熄灭后给莫倩妮到了杯水。

「来,小莫妳先喝口水吧。」

「谢谢孟总。」

不好拒接,莫倩妮接过水杯,小小的喝了一口。

而就在莫倩妮喝水的时候,孟冲也坐了下来,不过他没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是直接就在莫倩妮的身边坐下,而且坐的离莫倩妮很近,两人的手臂都快靠在了一起。

莫倩妮本能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可是她本来就坐在沙发把手的旁边,根本就没什麽地方退,莫倩妮无奈衹能忍耐一会,看看孟冲到底要说什麽。

这麽近的距离,孟总很容易就闻到了莫倩妮身上成熟的幽香,他忍不住皱着他那油亮的大鼻头吸了几口,才笑着露出两排黄牙道。

「不知道……小莫妳在副部长这个位置上多久了呀?」

闻到对方身上的烟味莫倩妮强忍着想吐的冲动回答道:「快两年了。」

「哦!!!!!!」

孟冲托着长音释然的点了点头,停顿了几秒后,他才说道:「那小莫妳有没有想过……什麽时候能把妳的这个副部长的副字改成正的呀?」

说着他竟然将他的一衹大肥手放在了莫倩妮柔软的丝袜大腿上。

莫倩妮很快就知道了孟冲话中的意思,她连忙将大腿上的手推了下去,快速的站了起来。

「孟总,虽然我年纪轻轻就坐到了副部长这个位置,但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而且我才刚当上副部长没两年,我也根本就没想过其他的事情,目前我衹想把眼前的事做好,如果孟总妳没什麽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坐了。」

一口气说完话,莫倩妮也没等孟冲同意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孟冲没有出声,也没有阻拦,就这样看着莫倩妮走了出去,衹是他看着莫倩妮背影的眼神充满了可怕的精光。

「妳说妳都多大了啊,还这样?」

下班后,莫倩妮刚打开家门就听到丈夫训斥儿子的声音。

「怎麽了这是?」

来到客厅,莫倩妮就看见丈夫正坐在椅子上,怒气冲冲的看着站在他对面一脸不高兴的儿子。

「妳说怎麽回事?这臭小子居然在学校裏打架!」

「什麽!打架?小莫快给妈妈看看有没有受伤?」

上班的时候,莫倩妮是敬业的女强人,可是回到家她就是一个温柔的贤妻良母,一听道儿子和别人打架,她不关心的并不是儿子为什麽打架,而是第一时间询问儿子有没有受伤。

「妳的儿子怎麽会受伤?受伤的可是别人,头上都流血了,问他为什麽打架?也不说,真是气死我了!」

坐在椅子上的张正亮,恨儿子不成钢,一脸愤然的说道。

见丈夫怒气不止,莫倩妮连忙劝阻:「行了行了,妳也少说几句,亏妳也还是个当了多年的老师,妳觉得妳这麽怒气冲冲的,就能解决问题麽?」

接着她转而拉起儿子的手说道:「来小莫,妳别理妳爸,跟妈妈去妳房间说。」

十几分钟后,莫倩妮弄清楚情,况指责丈夫道:「妳说妳一回来就发那麽大的火干嘛?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就是在那裏乱骂人,妳知不知道今天小莫打架是因为那个同学欺负其他的同学,小莫是看不惯才跟别人打架的。」

冷静了一会儿,张正亮也意识到刚才自己不够冷静,现在又知道了儿子打架原因,他知道是自己太冲动了,不过他又拉不下老脸说道歉的话,依旧装着脸说道:「不管什麽原因,打架就是不对的!」

莫倩妮白了丈夫一眼:「这还用妳说,我也已经批评过他了。好了好了,我不跟妳说了,我做饭去了。」

晚上九点多,莫倩妮洗完澡从浴室裏出来,看见丈夫如往常一样,正坐在床头拿着一本出看,莫倩妮走了过去将丈夫手中的书夺了过来,小嘴裏不满的嘟喃道:「看看看,整天就知道看书。」

「不看书,难道我还看妳啊?」

张正亮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打趣道。

「怎麽,看我不行麽?难道说我很难看啊?」

张正亮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坐直了身子,将娇妻丰腴的身子拽入自己的有些清瘦的怀中。

「当然不是了,妳怎麽可能会难看,要难看也是我难看。」

「哼,这还差不多!」

在丈夫的怀裏,莫倩妮没有一点女强人的样子,完全就是会撒娇的小女人。

两人就这抱在一起看了一会电视,最后还是莫倩妮打破两人间的宁静,衹见她躺在丈夫的怀裏,转过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丈夫幽幽的说道:「老公,我想要了!」

张正亮看着怀裏的娇妻满含春意的眼眸色心大动,伸出手抓住娇妻的一衹丰硕巨乳,并用力的捏了捏,坏坏的说道:「小骚蹄子,又想要了,这几个星期都没怎麽停过呢!」

乳房被丈夫抓住,莫倩妮浑身无比,不过又对丈夫的话感到很是不满。

「讨厌,说什麽呢?人家才不骚呢!」

「还不骚?妳说话的声音,听得我的骨头都要酥了,既然妳不承认,那我就来让妳亲口承认好了!」

说着张正亮一个翻身将妻子压到了床上,不一会两人就结合在了一起,莫倩妮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啼。

「噢……噢噢老公妳的进来了啊……啊……好爽……」

「看……看这下妳终于显出原形来了吧?看招……」

说着张正亮对着妻子又用力的杵了几下。

「舒服……」

「舒服……啊……」

「老公哪裏……好舒服……」……「要……要射了……」

最后,随着床咯吱咯吱的一阵勐响,张正亮在妻子的肉壶裏射出了精液,莫倩妮也被丈夫的精液烫到了高潮发出长吟。

「啊……」

等到莫倩妮从浴室清洗下身回来后,发现丈夫已经打起了呼噜,莫倩妮站在床前看了丈夫一会儿,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