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柏拉图之恋
母子柏拉图之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作者:奴家

母子之间能否存在一种柏拉图之爱情吗?

即是,纯粹是精神上的彼此爱恋。

我整天心神恍惚,没法集中精神工作,就是为了这个问题。独自躲在办公室里,任何人也不见,甚至我的秘书云妮也想不见,免得她问长问短,因为她太好事了。

云妮是我的「军师」,她是公司里最接近我的人,也是个好秘书,对上司懂得察言辨色。

假如我谈恋爱了,不能瞒过她,因为她对我生活的规律了如指掌。我一天由早到晚要做什幺都要经她安排。而她最会旁敲侧击,叫我露出端倪,我终于承认我有如恋爱中的感受。谁令我有那般感受?我没告诉她,她只知道他是个比我年纪小的男生。

这个自我请缨的爱情顾问说︰

「姐弟恋嘛,不稀奇。妳看,好像廷锋和王菲不是曾经叫很多人羡慕吗?可能最终会分手,但是过程是浪漫的,在其中就要享受无一刻。不要错过机会,把握今天。好男人差不多绝种了,而且,像我们这般年纪……」

云妮的年纪比我小得多,何况我呢。但她说的,正是我最需要的鼓励。我有时会自问,是不是应该这样放纵自己呢?云妮不知道她是关心还是好事,藉故就提起我的「恋情」,探听我的进展,甚至会单刀直入的问︰

「跟他上床没有?」

我吓了一跳,羞得脸红。这些话不可以在办公室里谈,况且,她是在估计着我在爱情路上的进展,更不适宜。从来没从那方面想过,认为绝对不应该发生,也不可能发生。和儿子上床?那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她指出这个可能,把它放在我面前。任何恋情发展下去,就会朝向那个方向着想。

「云妮,我们不会上床的,只是谈得来,做个……做个朋友,性质纯粹柏拉图式。」

「我不相信。不要骗自己了,是妳对自己没信心吧?妳恐怕他会嫌弃妳年纪比他大,不敢再进一步,是吗?他愿意和妳拍拖,就表示他不介意妳的年纪;他不介意,就会想到和妳上床。如果妳愿意,妳只要暗示一下……」

「你不懂的了。我们真的不会……根本不可能。」我制止她说下去。

「不会不上床的!男女爱恋,情到浓时,就会爱到床上去。旁观者清,虽然没见过他,单看妳的心情,就可以肯定说,你们之间不止于柏拉图。」

她不懂的。如果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她就不会这样说。我一再对自己说,这是不可能,不应该从那方面去说,否则,我会害怕和他发展下去。我们虽然有点近乎在恋爱中的感觉,我也享受那种感觉,到底不是真正的恋爱。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一起打发时光,就是那样简单。

不过,云妮提供给我的所谓「恋爱生活」的一切献议,都愿意试一试,把它应用在和儿子的生活里。肯定的是,我们不会爱到床上去。不过,让自己的生活里添一点浪漫的气息,那又何妨!

和儿子交往之中,确实能令我重拾了自信。他对我不会吝啬溢美之辞,每一句听在我耳中都是悦耳的音符,我开始相信自己仍具有女性的魅力,发现男人都注目在我的大腿上,儿子也不例外。

云妮半带开玩笑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她说,我之所以把全副精力放在工作上,一派女强人作风,骑到男人头上,可能是心理的补偿……

比起云妮我的恋爱经验太少了。她是我的下属,她的生活却比我多姿多采,她可以把她的男朋友逐个数出来,比较他们的优点和缺点,包括在床上的表现。我没有她思想那幺开放,那些和谁上过床的事情,就算有,都不会向人说的。

人们以为我有很多裙下追求者,其实很少。以我的年纪,和我一起出道的男人都结了婚。未结婚的都太不堪;成就不如我的、比我年轻的,都不敢高攀。老实说,每当有男人向我献殷勤时,我会提高警觉,怕遇人不淑,给人骗财骗色。

谁能识透女人心?

昨夜无心睡眠,只因看见我的那个他,跑步回来,身上仅着短短的裤衩,半裸着的身体,青春鲜嫩。坚实匀称的肌肉感,新鲜的肌肤感,让我感受到一股呼之欲出的色慾氛围。我像个疯狂的老处女初入情场,整个晚上想着他,他和我只隔着一道墙而睡,我想过去看看他的睡姿和俊美的脸,像他儿时一样。

他是我的儿子啊!我为何会为他心动失眠?

早上,上班前,他敲我的门,对我说︰

「妈咪,记得今晚我约了妳。穿漂亮点啊!穿我送给妳的那双高跟鞋好吗?妳穿细跟绑带高跟鞋特别好看。」

「是吗?」

我就着了迷一般,花了半个小时在镜子前打扮,为那双高跟鞋找配搭。终于认为自己够好看了,开门出来,就看见他在那里等我,对我微笑。他把我从头到脚品评了一遍,他满意了我才放心。

他说︰「哗,妳越来越漂亮了!」

「是吗?」

「有幸能约到那幺漂亮的女郎和我吃饭,羡慕死人了。」

「胡说,不要拿妈咪来开玩笑。把这些甜言蜜语省下来对年轻的女孩说吧!我不需要这些。」

「妳宁愿我对妳说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他凑近我耳边,对我悄声说:「妳的确很迷人。妳照了半天镜子,妳不相信它吗?」然后在我脸颊轻轻的亲了一亲,我的心就开始怦然跳动,一直跳。

在办公室坐下我就看手錶,等下班。在办公室的时间过得很慢,没心情看文件,打进来的电话不是他的声音,我只敷衍了事。我们已约定了,他不会打电话来。

他打电话来,是我一早告诉他会忙着,晚上会有商务应酬或开会。他会试一试,如果能中午抽到个空,陪我赶快的吃个午餐。通常他会託速递员捎封信来,翻开他写给我一大叠的卡片和信,读了一遍又一遍。

他在一些特别的日子会挑些很精緻、很有心思的卡片给我,所以在情人节收到情人卡片,我不会意外,竟也期待。他很会写信,我也爱读他的信,简洁的言辞,承载着对我的关怀和想念。

想念,是各自上班,不能相见时就油然而生的。他出门公干,一定会有思念的卡片和信,从机场未登机前就开始投寄,每天都送到。

他养成我每天等收信的习惯。我们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为什幺要寄信?从他的办公室寄到我的办公室,其实只是几条街之隔。有一天,他开始写信给我,写上一些心情的说话,就从没停断。当然我也回信,我写的是什幺?也是对他的想念吧。我有多想念他?我也弄不清楚。

忽然,电脑屏幕跳出他一封电邮提醒我说:亲爱的,妳忙着,但不要忘记,今晚的约会。他告诉我,等待着那个时候的心情是如何地焦灼,希望马上就见到我。而我哪里会忘记,回覆他说:亲爱的,我同样地等待着,你在我公司门前接我去……我们今晚的约会,而我也想念你……

母亲会对儿子有些什幺的想念?当年他留学,我竟忙得连「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心情也没有。近来,我却在信纸上,有说不清、说不完的思念。

手上那些信,有儿子一行一行的字迹,倾诉着细密的心情。字里行间,洋溢着一份奇特的爱意,亲密而近乎是对我的勾引,带着强而有力的诱惑力,要我跟着它走。每天,好像上瘾一样,等待着他的信送到我桌上,心才安顿。

云妮把这些私人的信,叫做「情信」,必须经由她从接待处送进来。

没错,像情信一样,一封比一封甜蜜。

云妮敲门要进来,我好像作贼心虚的马上把信收藏起来,不让她看见。云妮知道我有约,进来提醒我,準五时,下班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从办公室急步走出来,云妮随后赶上来,问道︰「看见妳这一身打扮,是不是与他有约?」

「他你个头。我不告诉妳!」

她多此一问,我近来只和一人约会,从心里甜丝丝的样子早就给了她答案。其实她只是在证实她的猜想,一片热诚地向我授以机宜。

「你们玩得开心些。今天早上看见妳的,我就有个预感,你们会有一个很特别的约会,会很浪漫。说不定他会向妳有所表示,妳心里期待着的事可能在今晚发生。如果我是妳,我就会给他多一点鼓励,如此这般……」她在我耳畔细细的说。我对她的好意,点一点头,微笑以报。

我无法解释云妮说的话何以会令我心神如此蕩漾,令我好像踏在云上飘扬。今晚只是和儿子的一个例行约会,一个礼拜总会有两、三晚在一起在外面消磨时光。云妮为我的「恋爱生活」的种种献计是枯燥生活的调剂,和要搞到床上去的事,风马牛不相及。她越说越露骨,令我觉得过份了。但是,我就是爱听她的鬼主意,不然我也不容许我的下属那幺放肆。

我喜欢她所说的那些事情给我的感觉,像有一像飞蛾在我心房扑来扑去。我趁还未年老色衰,决定放开怀抱,顺其自然,把握现在,享受人生。人生受着太多束缚了,这些日子过得很快乐,就随缘吧!何必硬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去逃避幸福呢?

这些日子我觉得很幸福,自从我的儿子失恋之后……

他失恋成为我们的起点。他失去了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我曾认定她是我家的媳妇。他几番努力去挽回都失败,变后消沉而自我封闭。我带他去酒吧「快乐时光」,让他喝个痛快,替他散心。我安慰他说,我的儿子没有及不上别人的地方,年青有为、风度翩翩。不过,缘份是上天注定,心爱的人蝉曳别枝,固然心痛,挫折是大的。我知道,因为我也曾给人抛弃过,那滋味我是懂得的。但是世间上没有女孩子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我和他两母子都喝得醉醺醺,喝到打烊,要酒保给我们叫计程车送走。最后一轮,我们踫杯,祝愿大家以后要对自己好一些。我并祝他,新的快来到。

之后的日子我们有很多时间在一起。他说,从前他自顾拍拖,忽略了妈咪。而且,他发现,他的妈咪外表是个女强人,工作很忙,但其实很寂寞,需要有人陪伴和宠爱。而我,在儿子心情失落的日子,跟他作伴,直至他有新的开始。这个权宜的安排,看来各得其所。

于是,我们两口子就常在一起,他把这些时光,戏称做「拍拖」,两个没有「拖」拍的人,「拍拍拖」解解闷有何不可?我问他,新的来了没有?来了,要快快告诉我,我就识趣让开。他说,有了眉目,时候还未到。有他在我身边,我彿彷也年轻了几年,他青春的气息和幽默感,把我枯燥紧张的生活注入了生机。而他,也老成稳重了。

两母子拍拖会做些什幺事?什幺事也可做,下班后,放假时,一起看电影、听演唱会、上馆子、去旅行……我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天涯海角,留下了我们的脚蹤和倩影。

办公室的案头,放着一帧我们的合照。在日本上野公园樱花节时,一个不相识的游客,摆布我们,要我们贴近一点,再亲热一点,把我们当作情侣,代我们拍的。

于是,在事业之余,我开始有私人的生活和空间了。自从我们常去的餐厅的服务员把我们误认为夫妇之后,他就建议我们玩一个游戏,以后在那家餐厅里,冒认是夫妇。当他在服务员面前叫我做老婆时,我掩住嘴巴,笑了出来了。

今晚,我们就是去那家餐厅。我们常去,因为是城中最好,情调和食物都合我们口味。他在我公司门前接我,我总会比同事先一步离开,免得让他们碰见我的男朋友,就会指指点点,闲言闲语。

我脚步轻盈的步出大门,他早在等候。他的手很自然的伸出来,让我扶着他上车。我现在才看见,他结的领带是我送给他的。毕挺的西装,上衣襟袋里插了一条洁白的手帕,好像是赴宴会一样隆重。

在车厢里,我的坐姿把裙子拉起,露出丝袜以上的一截大腿。他很有礼貌的帮忙我拉一拉裙子,轻轻的扫过网纹的丝袜。

我穿的这一对网纹丝袜,是我们一起逛公司时他选的。

他有耐心陪女人购物,而且极有品味,很会替女人出主意,在货架上一眼就会看到合我身材和身份的衣裙,甚至是贴身的衣物。

渐渐,他对我的影响改变了我的衣着,由里面到外面的配搭,他都有见解。例如哪一种款式的高跟鞋最衬托我的腿的线条,哪一款胸罩会把我的健美的乳房不太张扬,等等的理论。他一句「别埋没妳的美腿,男人都爱看」,就把我所有新买的裙子都短了几寸。

我们一起走路时,他的手总是扶住我的腰际、或轻放在我臀儿之上,动作优雅而有礼貌,不会教我尴尬。我们的身体保持着微妙的空间,比一般母子小,比热恋中的情侣多一点。

我会身不由己地勾着他的臂弯,让他带我去他愿意去的地方。我们这样的依傍、交谈,彼此发出会心的微笑,显出一种我们之间的默契。

为什幺我们喜欢在一起?因为他可以为我减压,而他可淡忘失恋之苦。他告诉我很多故事,自中学以来,他认识的朋友、做过的事。我当时太忙于事业而忽略了他,他原来是如此这般长大了,懂得的事不比我少。

然后我们经常来这家餐厅,为了那浪漫的情调,叫我们的神经都鬆弛下来。整个晚上,在餐桌上,自从坐下来,他就凝视着我,以一种特别的眼神在我身上扫射,在缠着我、引诱我。当我们眼光相触,我一闪就避过。在公事上,我习惯注视着对方的目光,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何以我害怕他的眼睛?因为他眼眸里有很多话要说,我好像已经明白,却不想听懂。

忽然,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有一只温柔的手伸过来,扬起我的脸,对我说:「诗雅,妳不介意我叫妳的名字吗?我想,服务员听到我叫妳做妈咪,我们的秘密会揭穿了。而且,我觉得,叫妳的名字,有一种亲切感,和妳会更亲近一些……」

他曾在信里,称我「我亲爱的」、「我想念着的」、「我深爱着的」……把「妈咪」有意地、技巧地略去,已有一段日子了,我都不自知不觉地受落了他亲密的称呼。

但变成一个声音,呼唤我的名字,心慌乱了,无处躲藏,好像有一个防线给忽然攻破了。

他追问着:「诗雅,妳听到我说吗?妳不介意吗?」

我垂下头,点了点,虚应着。我的头不敢再抬起,摇动酒杯,看着红酒的旋涡里反映的烛光。

「诗雅……妳在听我说吗?」我不住地听见他叫我的名字。我心神不定,记不住他所说的话。

他的手再次伸过来,在桌子下,放在我的膝盖上,按着,轻轻揉,轻轻的打圈。我全身僵硬,好像给点了穴道,一切都静止了。然后我听到他说︰

「吃过饭,我们到迪斯可喝杯酒,跳跳舞好吗?」

今晚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流连,我对他说︰「迪斯可太吵杂了,也不想跳舞,宁愿在家附近的海边散散步。」

「好的,如果妳不怕吹海风。」

我们回家去了,我们步入淡黄的路灯,他牵住我的手,绕过小径走到海滩。来到这个地方,我们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其实什幺也不用说,天下的有情人有谁没听过浪涛和夜空对他们的诉说?

起初他怎幺会牵住我的手,我又怎幺会让他牵的,我记不清了,总之,在僻静的地方,他就会牵起我的手,自然而亲切。和儿子牵着手同行共话,不存着邪念。我需要男性陪伴的时候,那渗着汗的、温热的手,恰巧就在那里执住我冰凉的手,我们十指紧紧扣着,就有一种能量,从我的心手输送到他身上,医疗他失恋破碎的心。而从他灼热的手心里,我得到了凡是女人都想得到的依靠。

「诗雅……诗雅……」耳畔迴响着儿子亲切的呼唤,对我的呼唤,彷彿把沉睡多年的那个我给唤醒了。

我多年来期待着的男伴,久久未出现。不会是他,也不可能,他太年轻了,而且,还是我的儿子。但是,他常在我左右,陪伴着我,正好填补了那个空缺。

「妳怎样了?如果,妳不愿意我叫妳的名字,认为还不是时候,我不会勉强的。」

「噢,不。我的意思是,我不介意。」

「妳知道吗?叫妳的名字是很难的。但是,我觉得,和妳在一起,就有个冲动,叫妳的名字。诗雅是个太美丽的名字了。如果不是今晚,总有一天,我会叫妳一声诗雅,适合也好,不适合也好。」

「你喜欢叫我什幺都好。我们还是谈些别的事吧!」

「为什幺一定要说话?不如让我们听一听这个夜里,天和海有什幺话说。」

我们坐在临海的椅子上,看海浪一波一波的涌上沙滩,又退去。

我任让自己,沉溺在这一份给人爱着、倾慕着的感觉,纵使是个不适合的对象。到了一个地步,配合着,适合的时机和气氛,某一些更亲密的行为就会做出来,试探着渐渐变得模糊的界线,正如他叫着我的名字。又例如,母亲与儿子之间,唇与唇的吻触,应该怎样区分?

我们绝对是情侣般的亲密,他的手搭在我圆圆的肩上,将细肩带拉下来,不住的摩挲。我只看见他嘴巴在动,他的声音太小了,给海浪声所掩盖。他的一只手撩拨我的髮际,轻抚我的脸,他的膀子环绕我的腰枝,我全身软下来,倾倒在他怀里。

他俯下身,叫了我一声「我的诗雅」,再说一声「我爱妳」,就要来吻我。我说︰「不要。」半带惊惶,错开脸。料不到儿子会说爱我,更防不着他吻我,以这我不能接受的热吻。

但是,他结果把我的脸扳过来,吻在我的嘴唇上。我推开他,但他不放开,紧紧地用他的膀臂扣住我。我明白我为什幺从早上开始心就悸动,他与我嘴唇交缠,不受我约束的手在我裙底下着陆,爱抚丝袜以上那截雪白大腿的肉,潜近到最深之处。

我说:「为什幺你要这样做?我们不应该。」他说:很久已有吻我的念头。我的嘴儿对他有着无穷的吸引力,只是不敢,恐怕吻得我不合时宜,把美好的事情弄坏了。今晚,他觉得我们大家的心情很好,我们很接近,可以再接近一点,所以……

我说︰「我很害怕,我的儿子会变成这样子。」

他说︰「不要怕,都改变了,妳变成我的女朋友了。」

「不要这样可以吗?」

我指的是他的吻,和他接着而来,过份亲密的爱抚,肆无忌惮地搜索我的乳房、玩弄我的乳尖。这些,已超过了母子亲密的限度,但是,他说︰

「诗雅,太迟了,不可以了。因为咒语已破了,我叫妳的名字,妳回应了。勇敢地接受我吧!妳不要害怕,我们也不要再欺骗自己,装作好像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幺。」

「儿子啊,我们之间发生了什幺?」

「叫做恋爱。我爱上了妳,爱上了很久了。」

「不可能的。」

「否认是没有用的,它发生了,发生了很久,只不过,我们没有承认它的存在。」

「但是,我是你的妈妈,怎能变做你的女朋友呢?」

「妳能,妳已经变成了我的诗雅,妳已经是了。妳让我吻时,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从妳的吻,我就感觉到,我们确实地在恋爱了。」

他不容我说话,把我合抱在他怀里,把我的唇儿再次放在他嘴里,证明他说的恋爱。我不再挣扎,因为我找不到拒绝给他爱我的理由。他一开始已佔领了主动权,据守了我身上各个重要的部位,以他狂热的爱抚控制着我的情绪。在裙底下,他掌握了中央的枢纽,极尽挑逗地撚弄我的私处。他不用证明了,我无能力去制止他。

我的光景如何?内裤湿透,阴蒂发胀,乳头升起、挺立,通体发热……在一个青年男子手下,弄成这般狼狈,让我怎生消受?

如果我现在说,我不需要他,他不相信,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诗敏,接受我,接受我的爱吧!」

他吻着我,并已潜入衣服里面,老实不客气地解开我乳罩的扣子,将我的乳房用他的手掌盖着,坚硬的乳尖抵住他的掌手,给轻轻的搓揉着。

我的内裤连丝袜,他有办法一起扯下来。我脱了高跟鞋,抬起小腿,让他捲起我的内裤和丝袜,从我曲着的两条腿抽出来。他放在鼻子上嗅一嗅,就放在西装的襟袋里。

我的头脑空白一片,裙子下什幺也没有,只有他的手指,顺捋着沾湿了的耻毛,摩擦着阴唇瓣儿,然后插进去,寻找花蕊。我不住地战抖,像风中的树叶。

我以大腿内侧与他的手指厮磨,而无法叫停,也不愿意,因为那感觉实在太好了。如果他现在不把他的指头插进去,我睡觉时也会,把指头插进去消解我的慾望。他不单可以用手指,身上还有另一件东西,能带给我真实的快乐。

当他要把我的裙子翻起时,我说︰「不要,不要在这里。我觉得冷。」

我的双腿好像不属于我的,随着他,一步一步走回家。大腿之间空蕩蕩,渴慕着有以充实它的。

他紧紧地搂着我,我偎依在他的肩膀上。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我将会和他越过樊篱,走上一条不归路。

一入家门,我们又搂搂抱抱,吻得要生要死了。我好像个傀儡,完全听由儿子指使。他爱抚我,并呼唤我的名字,开始脱我的衣裙。我帮助他,拉下裙子的细肩带和拉链,她褫去我的衣裙和乳罩,把我纤毫毕现地摆在他面前。

如此站着让自己的儿子观赏,我为着一个可能出现的男人,保持着这身段,不知道在他眼里,是否合格?为了遮掩满脸的羞赧,两臂交叠在胸前。我垂下头来,不敢与儿子赤露相见。

我的儿子,也完全褪去衣服,裸身和我看齐,并要我抬起眼来与他相视。他的立姿,把他禁忌的肉体和它的渴望,毫无遮掩地裸裎。

难道我等待多年的人,就是他?

他的手轻抚我的脸,唤着我的名字,并挨近我,把我的赤裸包裹在他同样赤裸的怀里。

「诗雅,害怕什幺?给我看见妳的身体,有什幺值得羞耻呢?我们没有需要再隐藏些什幺了。」他问我。

我将头埋在他的宽敞的胸怀里,不敢抬头正视和我相裸拥抱的人,儿子变做我的情人。禁忌的爱情,却逃避不了。他的手轻轻的拍我的背脊,从颈背而下,臀儿而上,不住的爱抚,对我说︰

「诗雅,妳的身体很美,比我隔着衣服想像到的还要美。」

「不要说,我已经觉得很羞耻。」

「不要为妳这美丽的身体羞耻。我妈妈有这幺动人的体态,我引以为荣。请妳相信我,交给我,我会很好的爱妳。我知道,妳是个女人,妳需要有人爱妳、疼妳。」

听到他要我交给他时,我全身直哆嗦,双膝一软,就全身倒在他怀里。他温柔地拥着我、扶持着我、吻我,我拒绝不了他的吻,他用吻来叫我顺从他、降服于他。我应该是屈服了,因为他抱起了我,带我到他床上。他不住地安慰我,对我说:「不要害怕。」又说:「妳太美丽了。」说着,他伏在我身上,吻遍我的全身,直至我身体的各部位完全受到他指挥。

「诗雅,妳张开腿,让我看看妳下面的唇儿有没有像上面那般鲜豔。」

「不要。不要令我太难为情。」我把大腿合上。

「诗雅,不必再犹疑,张开腿,那里有个美丽的地方,而我们要在那里做美妙的事。」

我的大腿就听命为他张开,让他翻开阴唇,在那里,他观赏,并且吻我。

我听到他的讚歎,超乎美丽的美丽,我第一次听到他对我隐密处的品鑒,他比我能靠近它,看得鉅细无遗。我相信他,并把他对我肉体的慾望,接纳到我里面。那久违了的触觉,唤起我的感官。慾望与肉体,在我们两个赤裸相缠的身体里相遇、结合。

「噢……」那是一个舒畅的感叹。

「诗雅,我不相信,我们的身体完全地结合了。妳知道,我在妳里面那个感觉吗?妳要信我,那是我到过的最香豔的地方!」

「坏孩子,那地方我不应该让你进去。」

「对不起,妳管不了。既然来了,就赶不走我。」

「告诉我,你什幺时候对我起了歪念?」

「不要问。先做爱,后说话。我亲爱的,待会儿才告诉妳,好吗?」

他不回答,已开始爱抚我的乳房,并轻抽浅送了,我随着他的推动而起伏。他说得对,我也是个女人,我也值得有人宠爱,虽然把这份爱给我的人,是我的儿子。我会接受他,他年轻,但他比别人更会讨好我。在他身下,我取回了我应得的性爱欢愉。今晚,两个身体搓揉合成一个,其实我们原本就是一体。他身下那一根硬梆梆的东西,把我们相连着,能给女人所需要的幸福。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有一根这样的东西为她而用,我要把握着它,我不能没有他。

「妈咪,我知道,妳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寻找的不是一夜情,而是一生一世。所以,请妳答应嫁给我。」

他以手肘支着上身的重量,一边浅抽轻送,一边将我期待着的话告诉我。

我没试过做爱时会如此感动,甚至流泪。但他的话叫我鼻子一酸,哭了。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把这爱着我的人紧紧地拥着。他看见我哭了,像哄小孩一样哄我说︰

「我已有能力供养妳了。如果妳能放下事业,以后和我一起生活,专心做一个女人,妳就可以享清福。不用为生活忙,可以一起快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我哭得更厉害了,他要我怎样我都会答应他。是的,他在我里面每插一下,我的头脑就空白了一分,给他深深浅浅的抽送了几十下,我变成了个床上的无脑袋的蠢女人,不再是个办公室女强人。我愿意为这个我恋上了的儿子,做任何的事。他每推进一下,就提出一样要求,我都答应他,口里只能对他说「是」。

高潮来临之际,我答应他,全都答应了,我愿意做他的女人,做他的归家媳妇,替他洗衣、煮饭,做他孩子的母亲,他孩子的孩子的祖母,和他一生一世。

难忘的一个爱,我的情人把我无限柔情地拥抱着,潮红退却后,以他的爱抚和轻吻,留住余温。我有点迷糊,像在梦中。

他对我说︰「诗雅,答应了吗?」

「亲爱的,都答应。」像是呓语。

只要儿子要,我都会答应,都给他。

「那幺我现在告诉妳,我是如何爱上妳。我失恋的那段日子,妳很关心我。那一天,妳约我在酒吧谈心。那一个晚上,我们都喝了一点酒,喝得很过瘾。我的头很轻,听不到妳说话,只看见妳坐在沙发上,薄薄的裙裹住妳的大腿,妳好像不知道要把妳一双腿放在哪里。忽然,看见妳的大腿在裙子里一闪,我的魂魄就给摄进里面去。从那个晚上开始,我的眼睛就离不开妳美丽的大腿,整天都想着妳,一想起妳,我就会勃起来。」

「你说我勾引了你?」

「不是,是我勾引了妳。因为妳让我会对新的开始有憧憬,开始把妳当作一个追求的对象,不知不觉就爱上妳。」 

「我想不到,我的儿子原来那幺坏,对我一直居心不良。我一直以为我们只是……」

「我的诗雅,我的妈咪,妳每天令我为妳勃起,我有什幺别的选择?我只能勇往直前地追求妳,把妳的芳心夺过来。现在,妳逃不了,妳已经答应了,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不必到海滩跑圈了,把精力省下来,和妳做爱。」

他边说话,边爱抚我,抚遍我全身,令我的乳头胀硬,敏感到不能忍受的地步。他怎可以那幺快就叫我性感起来?他以吻触和爱语,把刚才做爱的余温,添上乾柴烈火,于是给他弄得又想做爱了。直至连番的抽插和射精,把我的私处弄得开始不像是自己的,亢奋过度而有点麻木了。

明天,云妮看到我睡眠不足但满脸春风,必定会追问我,跟他上床了没有?我会信心十足的对她宣布︰「昨晚,我们做爱了。」她会问:觉得怎样?我会坦白地说:他很好。

那个好事的女孩,一定会追问我们在床上所做的一切细节。我不会告诉她,教她自己去猜,和只有羡慕的份儿。

她也不会相信,第一个爱还在开始作的时候,我就决定离不开他。我们是天作之合,他是我的儿子,对他的为人、稟性都清楚,都两相知。而他体贴着我的做爱,抽送合度,和我完全合拍,尤其是他那发乎自然的一送到底,将世间最美妙的感觉源源送到我身体里,我就确定,他就是我爱的男人,绝不能再错过这个好男人。

想不到我的「柏拉图之恋」有这个收场。

活该。

不过,也好。

「妈咪。」

在睡梦里有人拍我的光屁股,亲吻着我的乳房和私处,硬要把我弄醒。

「你叫我吗?」

「是的,妳睡着了吗?这是我们的第一夜,可以再作一个爱吗?」

「不行了,要睡了,明天要上班。」

「只是多作一个爱。多一个……」

叫我诗雅吧!你要做爱的时候。今晚,我们做了几多个了?